雲10.jpg

滿山遍野的高山杜鵑,奼紫嫣紅甚是迷人

 

抵達大本營的時候,在紅嘴背上的我像是一個孩子終於拿到玩具般興奮,矗立在杜鵑花叢與小河流水後的雪山突然從杉木林閃身出現,壯闊的我無法言語,山上的雪白積雪閃爍的我巴不得能飛去撫摸。一種很奇異的心情在我看著大本營的地標和後方的雪山,我看不見山頂,因為一片雲霧遮蔽了哈巴的真面目,像位嬌羞的少女。明明已經站在海拔4100m的哈巴雪山大本營位置,但山頂始終高高在上遙不可及。複雜的心情就一直伴隨著我從抵達大本營山屋直到隔天凌晨出發後,在這之後的我,必須專心在調整呼吸與步伐,已經沒有其他時間分心。

 

下午大概三點多把行李扛進房間放置,分配好床位後我們有了休息時間,就在山屋附近四處晃晃,約兩百公尺處有一間用石頭木頭和木板搭建的簡易廁所,一條溝通到底,有小流水沖洗,男女隔開,門用手動式木板自行開關,一個籃子裝滿了衛生紙,千萬別點燈往下照,那不會是你想見到的景象。(因為我已經見過還拍了一張比較不恐怖的照片,所以好心提醒。)

 

山屋環繞著地標碑,高山杜鵑又包圍著山屋,紅粉紅粉的杜鵑與白雪皚皚的山頂真是一幅美麗的畫。從到達麗江後的天黑一直很晚,大概七八點才會慢慢地天暗,五點多我們集合在冬季水源湖畔旁的大帳篷裡,吃著高山種植的西瓜等著李哥來給我們上課,教的是明天將會使用的裝備教學:冰鎬、冰爪、上昇器的使用與安裝操作。協作們先幫我們穿上安全裝置,邊穿邊教學,要我們務必記得明天凌晨出發前要自己穿好並戴上安全帽,帶著所有裝備器材。每一項器具都有自己的用途,技巧雖然我還無法完全掌握,但身邊有協作蘭哥在就放心多了,他認真的為我解說冰鎬的握法與上昇器的扣上、解下方式,幫我裝上冰爪調整,是不是整個聽起來超放心。

 

20170528_171718.jpg

第一次穿上冰爪,很酷(知道明天爬不到,不肯脫下來~嘿嘿

 

課後我們回去收拾了出發前的行李,從大包中把所有東西重新打包,冰爪是最後上到雪線才需要用到,放最底層,羽絨衣我一直猶豫到底穿不穿,後來決定出發時不穿,但怕上到雪線後會冷還是帶著,裝在防水袋裡面放中層,最上面最容易拿取的當然是我的糧食們啊!

 

整理完隨身包的我們準備吃晚餐啦!這時候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,溫度當然是隨著天黑變冷,我穿著羊毛長袖底層,刷毛中層加化纖中層,套上防水外套,脖子有羊毛圍巾,褲子內層是刷毛,防風外層,帶著毛帽和防水帽,還有不可或缺的防風手套。聽起來很誇裝,其實一點都不,這樣才剛剛好而已,外頭又下起了雨,我才沒有穿上羽絨衣。在這裡保暖是最重要的一件事,失溫或感冒都不是鬧著玩的,其次是體力的補充,晚餐是協作與騾子辛苦揹上來的食材做成的高山雞肉蔬菜火鍋!我可是吃了一碗半的米飯加雞肉火鍋呢~李哥說能吃就是福,能吃就代表沒問題,才有精神體力攀登。其實在這時候就已經有同伴出現了頭痛頭暈吃不下飯的症狀,是高山症,每個人的狀況不同,或輕或重,尤其容易在天黑後發生,因為溫度驟降。


 

20170528_184218.jpg

雞肉火鍋鍋鍋煮白菜~流口水等食

 

吃完飯後,我在大帳篷休息與夥伴們聊天打屁,消化著一肚子的食物,很溫暖,還拿了水瓶把水裝滿,慢慢喝著水適應著黑夜的哈巴。大約十點我躺在床上準備入睡,蓋著被子的我還是穿著羊毛內層和刷毛中層、刷毛褲和戴著毛帽,以防晚上著涼。房間裡沒有電燈,因為沒有電,黑漆漆一片,隱約只聽得到夥伴們翻身的聲音和偶爾傳來的打呼聲,大家這一天都累了吧!明天還要早起出發,能睡多少是多少啊!我就這樣慢慢地睡著了,直到大約凌晨兩點多,外頭傳來的說話聲已經吵醒了我,但有點不想起來,所以繼續閉著眼躺著,過了半個鐘頭心想應該差不多了,就等李哥來叫我們,他昨晚說了:「要看明天的雨勢,要是我們沒有去叫你們就不出發,大家睡飽一點。』

 

又過了沒多久,我實在是忍不住好奇,於是起身拿起放在身旁暖著的化纖外套和褲子套上,爬下床穿起了防水外套和健行鞋,拎著我的紅豆牛奶和醬油米果走出房間,外面走廊本來就不寬,擠滿了望著屋簷外大雨的山友們,都在等待著何時出發才好。我就這樣跟著他們站在房門外喝著牛奶啃著米果發呆。我沒有準備出發的感覺,畢竟我的夥伴們還在房間內沒起身,李哥也沒有來叫我們,所以我只是安靜地吃著,聽著他們一句句的說著雨真大,討論該不該行動這樣。儘管正下著雨,但當我看著昨天的上山路線時還是發現了幾顆閃亮的紅光,穿越大雨直到我的眼裡,很耀眼很堅強,是頂著雨勢已經開始攻頂的山友們啊!這時候從雨中收傘進屋簷的李哥發現了我,對我說:「這麼早起啊!怎麼沒有多睡會兒?』我跟他說睡飽了,被吵醒的。他問我其他人醒了沒?我說:「都還在房裡,沒出來。』她看著我喝著牛奶,讓我準備可以去大帳篷吃早飯了。

 

稀飯與麵疙瘩,我喝著稀飯配酸角,大概是剛剛已經吃了米果與牛奶,有點飽時又喝了一瓶500c.c的水,在回房準備出發前把水瓶都裝滿了。在房裡點著頭燈穿防護帶,戴上頭盔才驚覺等一下即將踏上早先遠望著紅燈點點的路,很不真實。睡我下鋪的夥伴小怪獸沒有吃早餐,昨晚晚餐吃的也不多,領隊拒絕了她想一起出發的要求,我有點不捨,但這個決定是對的,不能讓沒有進食補充體力的人出發,那是很危險的,卻也是最真實的清況。包含領隊十四個,最後在5/29號凌晨約五點多出發的只有十個,三個身體不適,一個諸多考量而決定留守大本營。

 

我想我在一開始就有點累,晚上睡覺的時候枕頭壓的脖子有點不舒服,萬萬沒想到這會是後來引起輕微高山症的開頭。蘭哥拉著我從一開始就壓隊走,讓我要記得調整最適合自己的步伐,不用走快,呼吸也要配合。當同伴們已經順著石頭過河開始往上,我心裡有點慌張,試著跟上腳步,不想要脫隊,不想離他們太遠,於是加快了腳步,終於走在隊伍的中間,隨著時間過去,我有點喘,有點頭暈,在一處休息地後,我又成了壓隊。再出發沒多久,我感覺想吐,但真的停下來想吐的感覺又沒有了,這樣一路折騰到第一個真正的大平台:岩板休息點,我吐了兩口沒有食物的水。

 

20170529_102403_001.jpg

稍坐一下,喘個氣,休個息

 

吐過休息完的我感覺好多了,接下來的岩板路才是真正令人頭痛的開始,一路斜坡不說,夾雜碎石與溼滑路面,蘭哥說幸好沒有結冰,不然那才是麻煩,得要協作一路在前面拉繩跩著我們往上,光是用聽的就無法想像,也不敢再想。就這兩段小岩壁與大岩壁,我幾乎耗盡了體力與精神,每走不到十步就停下來休息,看著無止盡的岩壁頭就暈,真的好想就停著不走了,腦中冒出的疑問與負向思考大概被蘭哥發現了,整路鼓勵與分散注意力的對話不斷,岩壁上的半扶半攙,停下來休息的時間增加…等,我只能用意志力再跨步往前來回報蘭哥。

 

繼續來到第二個石板休息點,我終於再次看見失散已久的夥伴們,他們三個就坐在石板上,為我歡呼著,跟我聊著剛剛路上的事,還跟我說他們準備往下撤了,身體狀態不好,要我加油。這次出發我問了蘭哥:「我可不可以倒著走岩壁,一直向上看我頭暈,倒著走會比較好!』蘭哥半笑半驚訝的看著我,像是我開了什麼玩笑說:「這不是玩辦家家,要不妳先走給我看。』於是我開始動身,面對著站在底下的蘭哥與夥伴們倒退著往上走,讓蘭哥相信我的話,也與夥伴們道再見,大本營見。蘭哥不可思議的看著我,跟我的領隊兼夥伴們說,那是他當協作十幾年來第一次有人倒退著走,我是第一個。正走的開心不頭暈的我時不時轉頭注意身後的路,邊想著我是不是太任性了點,直到蘭哥動身來到我旁邊幫我看路與我聊天。

 

出發到我決定下撤是我遇到四組正在下撤的夥伴之後,在來到了海拔4500m,我遇到了老何和小賤,老何六十三歲了,身強體壯,去年還上過拉薩,是馬拉松跑者,小賤和我同歲,一路與老何相伴,直到與我相遇,我看見他們往下走了,問他們到了哪?他們說4600m,有雪就往下了!我決定我必須摸到雪,不然不往下,在這之前要補充體力,索性就直接在我們相遇的地方坐了下來,跟蘭哥說我想要吃點東西再繼續,老何與小賤也一起休息了,聊著天老何說道:「我是感覺體力不行了,這次真的有累,所以不打算往前啦!時間也差不多了,先去大本營休息等你們,小豬還在前面呢!』我說:「我就這樣一步一步慢慢晃上來了,看時間是不夠上,就是看看自己能到哪就到哪,必須要玩到雪,反正前面還有人,那我們大本營見!』

 

雲13.jpg

與我在最後下撤路上一起結伴的隊友們

 

前方就是這段斜坡的頂點了,我可以從斜坡最頂端一路滑下去,肯定很有趣,我心裡想著,於是向蘭哥說到:「我就爬到那裡(指著斜坡頂端),然後就往下撤,我想玩滑雪。』也許是時間真的差不多了,抑或是蘭哥已經評估過我的狀況是不能再往前多少,雖然離山頂不過就是796公尺,這聽起來不痛不癢的數字,但這裡是海拔已經四千多公尺的雪山,接下來的路厚厚的積雪與強風才是真實會發生的,必須留時間和體力下撤!往前的路由岩石與積雪組成,時而平緩時而陡峭,也要小心碎石。出發到現在,終於要到了海拔4600m,最後爬升還是累得我不得不走幾步就要停下來喘氣,可是心裡感覺是甘願的,哈哈,雀躍的朝著積雪頂端往上,巴不得能把兩步當一步跨。

 

到了頂端之後,用大背包的防水套當作滑雪板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,一物兩用,不錯的投資,前提是要捨得你的背包防水套。當我坐在防水套後面,前面是我的協作,護著我的雙腳在前面操控速度與方向,多麼難得又新奇的經驗,用屁股滑雪,抵達緩坡前我們經歷了一個小坑洞,飛離地面大約兩秒的時光,號稱滑雪路段的高潮,然後就回到了平地。在腎上腺素提升後,我與蘭哥在緩坡岩石上稍作休息,聊聊他的家庭,說說我的愛情觀,吃了小餅乾,喝著他給我的良藥紅糖水。蘭哥像是我的人生導師,一邊當協作一邊傳授人生道理,偶爾聽聽旁人的想法其實不錯,能與他人交流更好。

 

雲14.jpg

協作蘭哥帥氣的背影照

 

休息的時候,蘭哥的對講機響起了,李哥與所有出發上山的協作們都各自擁有一支互通的對講機,有緊急狀況會響,有狀況回報會響,有要聯絡時也會響。蘭哥說小豬準備下撤了,上面天氣狀況不好,我抬頭一望山頂,果然已經是雲霧籠罩,反看大本營方向是晴天光照。我們也要開始下撤了,滑完雪後還玩了路邊積雪,此行無憾,山還在,下次再來也不遲,我一直對自己這麼說。

 

20170529_093612_001.jpg

雖然我腳不長...但都陷入雪裡了啊!興奮人生第一次碰到如此多積雪

20170529_104756.jpg

下撤途中可見清晰的大本營

 

下撤時,我跟蘭哥都走得很快,他讓我嘗試在濕漉漉的岩板上小跑步,他說:「注意前方的路,不要看腳下,就能很迅速下山。』很困難,還是會害怕是不是下一步沒踩穩就會滑倒,只能做到看著腳前方一公尺路是否有坑洞,石頭會不會動搖,果然是高手與平民的區別。經過我吐了兩口記憶的大岩石前,我能笑著對蘭哥說:「這裡是我吐了兩口的地方耶!幫我拍一張!』中午時分,凌晨五點多出發的我回到了大本營,帶著整座雪山教會我的,以及我在雪山中學到的,還有大家的祝福。真的是一種慶幸,能撐過撞牆期還自己走下來,能笑得出來挖苦自己,能與很棒的協作一起進退。

 

雲12.jpg

空氣冷冽只好遮住口鼻,哈哈

 

哈巴雪山的小紀錄被我弄得落落長,已經省略了很多話,這裡稱的上我旅程的精華!? 當然玩耍的部分我就自動省略了,畢竟這次的主角是攀登哈巴雪山,哈哈哈~時隔三個月我終於完成了個人的心得,有點感動,是一種三個月後才能告訴大家的感覺。如果大家不巧地把整篇看完了,請不要吝嗇指教,因為我已經把詞都用光了,字太多也懶得一一查看有沒有錯誤。在此下台一鞠躬。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ckland 的頭像
rockland

Rockland的部落格

rock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