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1.jpg

行程裝備一覽圖(不包含冰爪、冰鎬和頭盔)

 

準備出門的台北正下著毛毛雨,後面揹著大包、前面抱著小包的我懶得撐傘,幸好包包們都做好了防水處理,本身面料也就都有防潑水功能,用不得操心。

機遇緣起於年初的友人朋友圈動態與三月天的公司春酒,前者像是我的導師,告訴我世界是如此之大,連中國人也不太聽過名字的雪山,激起了我的好奇心;後者就是支援,都說初學者的手氣好,公司春酒抽獎抽到的一件好的防水外套,能讓你不畏風雨的前進(誇飾法^^)。

 

Screenshot 2017-09-29_19-28-51.png

隨身行囊一覽

 

2017年2月21,從14年去中國當交換學生認識的姊姊朋友圈裡,看到了關於「5.26-6.1 端午攀登金子之花朵」的文章,出於好奇與近期奮起的流浪之心。文章一開頭就寫納西族的金子之花朵,指的就是哈巴雪山,此行的目的。與對面的玉龍雪山被稱為兄弟,中間貫穿的是金沙江,高低落差:形成高大峻陡的峽谷,稱之為虎跳峽,也是中國徒步路線上著名的行程必經景色。

 

雲2.jpg

在上海機場轉機託運前,讓包包出來透透氣

 

先上了裝備從家裡步行到店裡,與門市的大夥兒打聲招呼再出發,朋友A不畏風雨前來與我同行,一路相送到機場,讓小女子好生感動。帶上未來九天喝不到的日月潭紅茶迅速的在國門內解決,然後順利地以託運12.4KG、隨身4.3KG之姿飛離了陰雨綿延的台北。與上次前往中國的心情不同,久別重逢的感覺特別激動,也許是未知的山呼喚著我,抑或是要與三年不見的朋友們相聚。機上螢幕顯示著:台北松山→上海虹橋  963KM,我拿著筆,空姐們正忙碌地張羅,興奮→平淡→興奮→緊張→出發,一路從三月以來的寫照。

 

接風隔天起了個早,在上海華東師大與交通大學腳踏悠晃,經過不只一組身穿長袍披掛碎花、戴著黑帽的開心臉龐,是畢業季啊!似近又遠的時光,默默地捎過一句祝福。拎著一顆昨晚朋友們請的火龍果,我踏上旅途,準備與小夥伴們集合。

 

回到了起始點:麗江。出機場後打的(計程車)到了過宿的旅店,放下行李後感覺鬆了一口氣,算是平安抵達,就等凌晨下機的室友前來。手錶顯示為下午五點半,打開背包內一個個防水袋,重新整理了明天出發到過宿村莊需要用到的衣物與用品,就在這一來一往的思考、整裝,覺得身體有點兒累,也弄不清是昨晚沒睡好還是這海拔還沒適應,休息了一下還是決定動身去覓食,詢問櫃檯小姐附近的超市就在後巷,想著心心念念的酸奶我有了跨步的動力。拖著小車,把整個超市逛了一遍又一遍,無論想念的還是嘗鮮的我都裝進了拖車。就在超市邊有一家麵店,看著牆上板子的番茄提子雞蛋麵我停了兩步猶豫,進了超市出來後又看了一眼,但實在是越來越累,於是乖乖把酸奶捧著回房間去了。吃過食物的我還是沒有睡下,鑒於明天入村後不知道能不能洗上澡,乾脆從頭洗到腳,頂著熱烘烘的頭蓋著被子又拿起了筆記下有點疲憊的今天。

 

雲3.jpg

麗江超市採購的精神糧食

 

除了凌晨抵達又出門吃夜宵去了的室友,我誰也沒見過,就連領隊也是,在台灣就靠著網路聯絡,把領隊跟室友的手機和過宿的旅店名稱地址都事先問好,截圖存檔,畢竟我是個一旦離開國門後就再也無網路也沒信號電波的失聯人士,誰又能知道我要在哪個地方才能再與世界接線呢!如果要我說,其實挺享受的,靠著自己詢問去找到就像迷宮找出口那樣,一點無助帶點刺激。有些人會擔心;有些人會害怕,我沒有不一樣,但這些並不真的妨礙我,反而變成了一種冒險,正是我所享受的東西。看著其他遊者的心情記事,很吸引人也讓人羨慕,可不完全是我所想要的吧!每個人有自己嚮往和需要找到的東西,成為了我上路的一部分。

 

在和室友小豬一起速速用過早餐後,與領隊一起扛著大包走向夥伴們在的地方,大家都在車上了啊!一台十九人座小巴就在眼前,載著即將前往哈巴村的我們,加上我十四個的隊伍,在五月底某個平凡的早晨出發了。路程有點遙遠,不,應該說是在中國這片偌大的土地上,任何一個點到點的距離都超乎身為台灣人的想像吧!約莫四、五個小時不加上停車加油和休息時間,小巴抵達了哈巴村,本次雪山之旅的正式起點。我們一行人將在此過夜,住在海拔2400m的攀登總協作家裡頭。

 

扛下背包,站在一戶高大的門前,一望眼先是掃過正前方主房屋右手邊的家畜欄,兩匹騾子正在吃著乾草糧,邊上的牛欄裡住著一對奶牛母子,小牛才出生個把星期,頭部高度已經過我胸膛,有點佩服除了人類之外動物的環境適應能力。騾子與牛是整個哈巴村最不可或缺的兩種家畜,但在兩天的接觸過後,我想還要算上小黑豬一個。放眼望去,整座村子的建築幾乎都以木頭建造為主,磚砌房並不是常態。木製房屋,瓦片屋頂,兩層樓,簡單外貌,功夫內造。房子房間不多,客廳和主人房間基本上在一樓,二樓通常為客房或置物間;有些則是一樓挑高作為飼養家畜的圍欄,側邊上二樓才是主人房和客廳。

 

雲5.jpg

騾子兄弟?!的寬敞住宅區XD

 

雲6.jpg

初見母牛與誕生幾周的小牛

 

一團裡除了一對夫妻外的三位女生就自己組成一間三人房,安置好各自的床位又再次整理了行李,還分享了彼此的行動糧與口糧,交流了對方隔天的穿著,帶著有點期待又緊張的心情下樓呼吸外頭空氣,試圖讓身體能盡快適應海拔2400m的環境。庭內搭了一頂偌大的戶外帳,底下放著桌椅,總協作李哥看見我們大夥兒都走出房間了,說:「要洗澡的趁天還亮著啊!天黑了不准洗澡,記得保暖。」然後吆喝著我們一起來喝茶嗑瓜子,再端出一盤西瓜,冰冰涼涼的,很甜,是村裡自己種植的。就這樣聊著聊著,也許是坐太久了該活動活動;也許是初到陌生之地的好奇心,有人問著要不要去村裡轉轉,大家應著動身,我也帶著手機出發。

 

20170527_144303.jpg

門口一大欉玫瑰樹才是常態喔!還得要開滿火紅花朵才算XD

 

一路走下來,每戶人家大門旁都種植了約人高的玫瑰樹,正綻放著豔麗的花朵,配著用灰磚砌成的牆門和紅色油漆剎是好看,殺了我很多記憶體。路旁的核桃樹與紅花椒綠花椒不時地出現,算得上是最為常見的植物,再往前走偏離建築一點,一種乾扁麥子狀的赭紅色花引起了我們的注意,整片整片的很美,但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,就亂取了個名叫麥子花吧!還有一種葡萄葉狀,葉子上布滿了細小的白毛,一副不要惹我的模樣,是咬人貓,顧名思義:摸了就會被咬,其實就是讓人皮膚奇癢無比。散步完回李哥家時,他們已經準備好晚餐等我們了,兩桌人,分別八道菜,極為豐盛的一餐,真的是被照顧得很好的我們。

 

20170529_193329.jpg

滿滿一桌菜,大夥兒,解放你們的褲帶吧!!

 

雲7.jpg

夜晚的李哥家廣場,掛滿攀登者的布條

 

第二天一早我就在鬧鐘響起前先起床了,拿著牙刷和洗面乳,套上薄中層走出房門,外面竟然下著小毛雨,空氣中帶著木頭和雨水的味道,溫度有點涼,穿著刷毛剛剛好。水龍頭流出來的冷水,被我捧著用來漱口沖臉,是提神醒腦的良藥。刷牙的時候無聊,抬頭看著天空滴滴落下的雨想:啊!我已經真的站在這裡,從昨天到現在還好不真實,起床後的感覺不錯,今天應該沒什麼問題吧!後來從吃早餐到整裝出發,都一直呈現亢奮狀態到大本營。早餐是一碗番茄肉末米線和青稞烤餅加雞蛋配酥油茶,我的胃口不錯,米線和烤餅味道很合,搭上涼爽脆口的小菜就是絕配。

 

20170528_081217.jpg

番茄肉末米線和熱騰騰烙餅搭涼拌小菜、水煮蛋和微鹹酥油茶,撐著也能繼續吃的美味

 

大夥兒分別坐車到了登山口,一路上小路蜿蜒,路旁還有趕著與我們一起上山的騾子們與主人,經過牠們身旁時必須慢慢開,或者在靠近牠們前使用喇叭聲先示意後面有車要過,免得嚇著這些可愛又溫和的動物。在等著夥伴們抵達的時間裡,我把待會一路上到今天目的地:大本營會用到的工具和物品都搬到了隨身包,因為大背包已經打包好被裝麻袋駝在騾子身上了。我必須很誠實地說:「還好把大包託付給騾隊,因為後來的我將明白,無論在這之前認為自己平常有運動,可以負荷長時間的行走沒問題,但卻忽略了實際的情況:路況與海拔。』路況:分成三部分,前半段是泥土與樹木混合的半乾土路;中間段則是我此行最不敢回想的泥濘路,因為剛下過雨,加上人踩騾過,一個慘烈;後半段是接近大本營的前哨,大石頭外加前面兩者的綜合體,總而言之,抵達大本營時,我身上的褲腳和外套後背跟帽子上沾滿了一點一點的泥水,有點似潑墨藝術。

 

雲8.jpg

駝著行李的騾子

 

還有一件要自我坦誠的事,領隊為我們訂騾隊不只是載運行李,還負責載我們這些第一次攀登雪山的人。原本我在出發前一再地與同事討論,我個人到底需不需要騾子載我,但這個答案一直沒有一個結論,有人認為都去爬山了,為什麼還要坐騾子?有些人則認為,要是有租騾子,走不動還有後援,而且能坐騾子也不是常有的機會,為什麼不嘗試?說實在的,剛開始我是偏向前者,後來有點猶豫,怕自己是不是體力會跟不上,會拖大家的速度,直到有人跟我說,妳有自己的個人協作,無論如何,他都會帶著妳的,不用擔心,我才把這個問題給拋到腦後,決定到現場看狀況再決定。在前往哈巴村的巴士上,領隊跟我們說了:「我幫大家訂了騾子是可以乘坐的,大家第一次爬雪山,雖然說是國內(中國)初級雪山,但也不要小看,為了上山第二天的凌晨的攻頂,我希望大家保留體力。』於是,我有了另一位夥伴:騾子紅嘴。

 

雲9.jpg

嘴巴套著網子,以防騾子邊走邊吃不肯走了

 

紅嘴十歲,正是成熟的年紀,每年走上哈巴也很有經驗,載人也很有經驗,是協作大哥蘭哥的騾子,很乖很聽話,讓我一路上都很開心,牠帶著我度過中段最泥濘的路,為我一步步地踩著往前,我在一次又一次盤根錯節的上坡都只能把身體往前伏;石頭軟土下坡要往後仰以減輕紅嘴的耗力,能與騾子配合良好也是一種技能。過了那段最艱難的路段前後,我喜歡自由地跟著騾隊與其他協作一起踏在鬆軟的青苔橫木,喜歡踩著每一顆石頭往上,喜歡追隨李哥腳步,用最好抄捷徑的路線跟上,雖然氣喘吁吁也難,只能望其項背,但又何嘗不是登山的一種樂趣,我就是來登山的呀!哪一種方式都很開心,自己走很累卻真實;被騾子駝很新奇,但也要隨時集中精神注意前方上下坡。

 

我笑得開心,整路都露著兩顆虎牙沒有停過,協作與騾夫們看著我,笑笑地與前後的人討論著,一開始我沒有注意,直到上了騾子後與蘭哥聊天,他才跟我說:「美女,妳的下巴會不會還沒到大本營就掉了!』我聽得一頭霧水,問他為什麼?蘭哥又說:「他們討論是妳的笑容,太燦爛了,一路都這樣,很開心。』我聽懂了,說道:「因為我覺得騎騾子很好玩啊!』前面騾夫轉過身跟蘭哥說了一串納西語,附近的騾夫們都笑了,蘭哥翻譯著:「他說看你這個笑容,明天一定是第一個登頂的。』我只能笑得更開心了,哈哈哈,納西族的他們真的很有趣呢!蘭哥要我記得保持這個笑容,大家都喜歡我笑得開心的樣子。

 

未完待續...

 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Rockland的部落格

rock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